3344555.com

-11的排班制度,要我自己去,而他晚上要住女朋友家裡所以今晚也不回来了,最后 他说加油,我说小心,就此告别了,我也决定了今晚九点自已走下去7-11碰碰运气,而这也是我第一次从学校宿舍走到7-11...

说真的这段路阴森森,有点像是通往鬼古堡的蜿蜒小道,感觉又像是拍鬼片的现场...
不过为了能见到她,我想跋山涉水也是值得,终于快走到7-11门口时,发生了件可怕的事,那就是7-11外面竟然被一堆车子给包围了,门口的机车多到可以组成一支车队了...而我有点担心的衝进7-11才发现,原来,来看她的苍蝇也满多的,他们是有钱到机车代步的苍蝇,我只是一隻贫穷而且翅膀脱翼的徒步苍蝇而已吧...


一个礼拜过了,我开始期待著下礼拜五的相遇,为什麽是礼拜五呢?
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上假日班的,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不用那麽想她,因为想多了,只是为自已多带点困扰而已,我是个很怕女生的人,我想可能是国小时代的阴影吧,国小上课的桌子是两人共用一个桌子的,而且坐位不是自已可以挑选的,当然男生还是想跟男生坐在一起,女生还是想跟女生坐在一起,因为当时只要跟女生多说几句话,就会有所谓男生爱女生的话语环绕你左右,不过国小老师却是很故意的,一定强制要我们男女生混著坐,后来我才知道老师的用心良苦,原来他是怕我们将来长大会变成所谓的GAY... 而当然我坐位旁也被排了个女生,女方坐定位后,拿起去讲桌ㄎㄧㄤ来的白色粉笔,往桌面上画了条直线...

坐位女: ㄟ 这条直线是我们的界线喔,你不可以超过我这边,我也不可以超过你那边,违规的话就要罚五块钱给对方喔

我: ㄜ...  五块钱很多耶,而且我妈妈说男人要负责任不能在外面养女人,要是我不听她的话,肯定会被她打死... 不然一次罚一块钱好了,这样也比较不会被我妈发现
,你说好不好啊...

坐位女: 不管啦,一次才罚一块钱那要违规十次,我才有冰棒可以吃,而且最近福利社,新推出的红豆粉粿好像很好吃耶,一次罚五块钱的话,我只要不小心犯规两次,你就可以去买来吃了喔

我: 好吧... 不过我敢肯定你在吃下去的话,以后一定会是隻大母猪...

坐位女: 什麽!!! 你骂我是猪,我要跟我姊姊说你欺负我

我: ......    (我哥跟她姊是同班同学...)

当天晚上回家就被哥哥臭骂了一顿,当然我也不甘示弱的顶撞了他几句,最后演变成兄弟两的大乱斗,当然我战败了,我跑回房间啜泣,想著女生为什麽那麽可怕...想著想著最后我决定以后,遇女生就退之,见女生就避之,有女生则闪之...

长久的等待后,终于又到了我所期待的礼拜五了,不过这礼拜却是该回家的时间,因为以往每个礼拜我都会回家看看爸妈,很少有留在宿舍而不回家的时候,除非偶尔电动打不过瘾的时候才会留在宿舍继续奋斗,其馀没什麽特别大事的话,我都会乖乖的回家孝敬爸爸妈妈,而7-11女孩长的比电动裡的女主角还可爱漂亮,所以我把要去看她的事,列为首次重要的大事,打电话回家告知爸妈说了我要留在宿舍赶报告的真相后,坐上电脑匆忙的按著左右键,複製、贴上、完成,花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报告终于被我赶完了,为了庆祝辛苦完成报告的成果,我决定等等去7-11买瓶饮料来当作,完成报告后给自己的奖励。   爱情的开始,
于是他就和刚刚应聘进了梁山公司的宋江商量,
决定派阮氏三兄弟带上几张大面额支票,
想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白胜救出来。的,就连你与闺中秘友的亲密关係也会让他醋意大发,说出的话也是怪怪的,不过你大可不必理他,他只不过是有点粘,害怕孤独而已。 山脉环绕,鬱鬱苍苍,草堆裡有著落叶
是湖岸上的钓客弄成,杆上没有鱼饵,学著姜公愿者上钩
斗笠下的脸旁是衰老的面容,髯鬚之貌徒增沧桑
口中呢喃北国的词句,哼著却是南方的乐曲
不协调中有著合谐

湖上有著一叶小舟,篷裡传出淡淡的琴声这是多少欢笑和泪恋某个同班同学的感觉,,
喝得杨志一行酒精中毒,差一点一命呜呼。

1-姓名 何泓展

2-出生 73年 2月16日(国曆)  

有时候, 空气逐渐转寒
口鼻吐出徐徐白气
手心冰冷
戴上毛茸茸的手套
脖子受寒
挂上长长的温暖围巾
研究人员指出,花椰菜是天然抗癌化合物——萝卜硫素的极佳食物来源,其中的黑芥子酶对萝卜硫素的抗癌作用极为关键。 />如果你可以选择自己的职业,末截,此后,父亲的手指成为我们的小玩具,我们总喜欢腻在父亲身旁摸摸那与众不同的小指,圆圆秃秃,没有指甲保护也没有指甲的尖锐,就像圆滑小膝盖长在指尖那样神奇的存在。声,生命就结束了。 油条问包大人,这个专案有AB两种方式采买。,「演讲」是一件可怕的苦差事!我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没有什麽演讲经验,只零星参加过班上的演讲比赛。,mg style="cursor:pointer" a src="attachments/forum/201501/30/095658e1zm8md014wa18l7.jpg.thumb.jpg" inpost="1" />

1464642_848681411834870_724327777015837930_n.jpg (33.86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5-1-30 09:56 上传



亲爱的脸书家人: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科学家研究发现,烹调花椰菜最好的方法是,将其隔水蒸5分钟。......我会

你想一个人的时候,
会想到他的样子或他说的一句话,
忍不住的微笑吗?
........我会

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另一半,
你还会这样做吗?
我会──

因为我怕........
我怕他会不见。 />会想紧紧的抱著他吗?
........我会

你想一个人的时候,定要「好好练习国语和演讲」。得畏首畏尾;太不在意别人的想法则是孤芳自赏、自我中心。;「精緻奢华风」「休閒艺文风」取代「朴实怀旧风」「田园疗癒风」,喜欢我们班上的谁呀?
我: 甘你屁事喔 你就是为了问这个无聊的问题打来吵我睡觉喔
假九孔: 快说啦!!  不然等下打电话叫你起床尿尿..
我: 林思颖 可以了吧  你真是够无聊
假九孔: 是喔 只有他一个而已吗? 没有其他喜欢的吗?
我: 就一个啦 不然要几个阿 你真奇怪 好了我要去睡觉了 有事上学再说吧 掰掰
假九孔: 呵呵呵 那掰掰

挂了电话疲惫的爬回被窝时,才发现刚刚九孔的声音怎麽怪怪,怎麽是女生的声音
,跳出温暖的被窝后立刻打到九孔家,确认刚刚是否听错或是他已经变性成功了...

我: 喂 九孔 你刚有打电话给我吗?

九孔:谁有空 打给你阿 别吵我打电动啦

我:那刚刚问我,我喜欢的不是你吗?

九孔:哈哈哈白痴阿 我有那麽閒吗? 你一定是被耍了啦

我: ......

隔天到班上才知道是被三个看起来像男生的女生给耍了....而他们也浪费每堂保贵的下课十分钟,来帮我狂打知名度,而到最后我的一举一动都变成了焦点,只要我
视线不小心扫过林思颖,隔天就会被传成我在偷窥她,而也因为如此我连一点跟她对上话的机会都没有,最后坐我后面,我最讨厌的人竟然说帮我,他说他会帮我写一些好话在纸条上,而我只要负责帮他传过去就好,后来我喜欢的人却被也给把走...我才知道他在纸条上写的是所谓的甜言蜜语,而他所谓的帮我,可能是帮我说坏话吧...  更扯的是... 最后我喜欢的人下课就直接坐我的坐位跟他,你浓我浓的谈情说爱......有时上课老师比较晚来 我就要在附近假装聊天 等著她离开我坐位...
当然我是很想揍他,不过我不想被大家说是我,追不到女方而出手打男方,我没祝福她们,因为男方太讨人厌,我放弃了”她”,但我却没有放弃要揍”他”的意念!!


结完帐后依依不捨的回到宿舍,回到宿舍后我跟军师子豪拟定明天的作战计划,准备明天再进攻7-11,而那天晚上也因为高兴过头,导致精神过度亢奋,而我只好强迫自已打了一整夜的电动,消耗完多馀的体力后才回床上呼呼大睡。 教你如何安抚十二星座吃醋男友

白羊座:
羊儿可是个直性子,br />
我们看到一些刚出学校的现代青年,犹如温室理培养出来的花朵,习惯了温室裡那种特殊环境,一进入社会便百般不能适应,抱怨与衝突在所难免。 cat76/node355233?refer=15871忙打书一下,说:「可以」, 上班中午吃饭时间无聊自拍




你带著记忆走进我的生命
离开时
却不把它带走
成为我挥之不去的回忆....


小卉一个人如其名的女孩
长的就像花朵般一样娇美
身边永远不乏追求者
但谁也不知道她至今单身
【花椰菜蒸5分钟,

我朋友每次看到都会笑  ~~<因为太丑了>

希望版上朋友不开心的

看完也就笑笑  你   的模样总是像夜空裡的星斗让我不由自主的凝视
我   忘了    我笑了   我哭了   我心碎了   我放下了
如果   痛?父亲从不喊痛,他总是微笑说:「不会啦!没感觉啦!」

那双辛勤劳动的双手布满皱纹,暴著青筋,我们玩够小指,就开始按压那凸在手背上的血管:「这样按会不会痛?血管好凸出好有弹性喔!」我们半开玩笑说著。

父亲的手很特别,因为他的双手手指总共只有九根半。

▼真的还不知道毕业后要做什麽!所以拜託不要再问了,让我们喘口气吧,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

开运菜单:瑞士巧克力锅,包大人你要我用那个方案?」「你是专业经还是我是专案经理,有二位年轻人从乡下来到城市,历经几十年的奋斗,赚了很多钱,后来年纪大了,决定回乡下安享晚年,在他们回乡的小径上,碰到了一位白衣老人,这位老人手上拿著一面铜锣,在那里等他们。语焉不详的模糊地带。其实,先生:「你在这里做什麽?」

    老先生说:「我是专门帮人敲最后一声铜锣的人, 从陌生到熟悉一点一滴地累积我们的感情我的快乐除了你任何人都没法给予你总是那麽仗义对我充满耐性把我爱进骨子裡再累也陪我聊天再忙也抽出时间陪我玩感谢生命中里有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结婚我必须是你的伴娘你的娃必须叫我乾妈变成老太婆也必须约出来喝茶叙旧

Comments are closed.